如何理性看待电线电缆的“以铝代铜”

2019/2/9 23:51:09点击:

  以下是广州永鑫电缆回收公司(http://www.saccoro.com)为您编辑整理的电缆行业新闻,更多新闻文章内容请浏览本站其它栏目。目前在产能过剩的大背景下,在电力电缆领域“以铝代铜”的呼声似乎愈来愈高,其中有没有合理的成分?对于铜铝行业的产能过剩问题的化解会产生哪些影响?
盲目提倡“以铝代铜”将对政府决策、技术进步、行业发展,甚至对电线电缆市场的有序运行造成误导,铝及铝合金导体难以完全替代铜导体,必须要理性慎重看待铜铝替代问题,鼓励铜铝导体在电力电缆领域的良性竞争,警惕恶性竞争,防止“以铝代铜”等盲目推行铝导体的口号致使产品质量下降、生产大起大落、市场秩序被破坏。
一、导体性能上,铜具有绝对优势
从导电性能方面看,铝导体的导电率只有铜导体的60%左右,铝合金导体要更差些。在抗氧化腐蚀能力方面,由于铜铝元素有不同的原子结构,铝的化学性能比铜要活泼得多,因此铝导体的抗氧化腐蚀能力比铜导体要差得多,无论是纯铝还是铝合金导体都一样,因此其起火概率大约为铜导体的10倍左右。在抗电化腐蚀能力方面,铝的电极电位比铜的要低得多,铝导体因而很容易被电化腐蚀,特别是在铝导体与铜导体或其它导体相接触的情况下。从热膨胀角度来看,铝导体的线性膨胀系数远大于铜导体,无论是纯铝还是铝合金导体的热膨胀系数基本是一样的,这会导致热胀冷缩后的接触不良,甚至产生接触不紧密、氧化发热等事故,并且会恶性循环。从抗张强度和抗蠕变能力角度看,从极限抗张强度和屈服抗张强度来比较,铜导体最好,纯铝导体最差,铝合金相比纯铝有较大的改进,但仍不及铜导体。综合几个方面的主要性能来看,无论是导电性能、机械性能还是耐腐蚀性能,均为铜优于铝及铝合金。
二、在技术安全上,中国不适宜大量采用铝及铝合金导体
在特别强调安全可靠、安全系数要求较高的情形下必须使用铜导体,在有较强振动、线缆容易折断、高温潮湿的环境下也应使用铜导体,比如操作线路、二次线路、励磁线圈、消防线路。在居民住宅线路中,为保障居民生命财产安全,必须全部采用铜线。而在对铜有腐蚀性的环境下,以及架空输电线路、较大截面的中频线路和高频线路等情况下,在管理水平较高的前提下才可以使用铝来替代铜。美国等发达国家即对铝及铝合金电缆的使用进行了严格限制,对生产流程、产品质量、安装标准、维修技术进行严格规定,我国尚未达到足够的技术水平,出于安全考虑不适宜大量采用铝及铝合金导体。
三、在经济效益上,铝芯电缆具有优势
电力电缆的经济选型主要考虑整个全生命周期(30 年)投资和损耗费用之和最小的选项。在线路运行过程,30年的损耗所耗费的成本要远远高于初期投资建设的费用,铜导体由于其导电率高、电阻小,平均损耗要低于铝导体和铝合金导体。但是经济选型取决于应用方向和设计使用年限,房地产等行业的主要投资集中在初期建设阶段,选用铝或铝合金就更为经济。
四、在我国电缆行业已经产能过剩的情况下,再推动铝电缆替代铜电缆,势必造成大批铜电缆设备闲置
过去我国在铜铝市场及电力电缆市场的产业政策有一定的失误,市场上已经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产能过剩,但是消除产能过剩必须要用客观的方法,应避免政府和行业在被个别企业绑架的情况下制定错误的产业政策,从而进一步扩大过剩或导致二次过剩。以铝电缆替代铜电缆不仅不能解决电解铝行业的产能过剩问题,反而会带来更严重的铜行业产能过剩问题。据估算,替代100万吨铜,仅产生50万吨铝需求,这对于化解总产能3000万吨、过剩产能800万吨的铝冶炼行业恐怕是杯水车薪。而减少的100万吨铜需求,则会对精铜消费总需求仅900万吨的铜市场造成巨大冲击。而目前我国电缆相关行业已经产能过剩,据统计,2014年国内铜杆行业产能约为1162万吨,实际产量约为 565万吨,行业产能利用率仅为49%;然而在5年前,行业产能利用率还保持在60%以上。
前瞻产业研究院《中国电线电缆行业市场需求预测与投资规划分析报告》指出电力电缆市场出现的这种现象,既有产能过剩问题凸显的背景,也有相关行业转型升级滞后的传统问题,还有市场作用发挥有限甚至扭曲的原因,也说明政府监管亟待加强。所以,要全方位系统性加以解决。
首先,我国铜铝资源都相对匮乏,所以应该加强我国多渠道获取铜铝资源的能力。保障我国铜铝资源的资源安全,就必须多角度、多渠道加强我国获取铜铝资源的能力。
我国目前获取海外铜铝资源已取得初步进展,要继续开拓秘鲁、赞比亚、刚果等国家和地区的海外矿产资源供给来源,发挥我国需求量大的优势,因地制宜降低成本,提高经济效益,努力以双赢、多赢的策略争取全球优质铜铝资源,根据国内铜铝资源需求和世界市场变化情况,适时开展铜铝资源储备工作。要强化政策支持,建立和完善政府对海外办矿的宏观调控政策和激励机制,实施企业海外办矿的扶持政策,推进各部门联动协调解决海外投资过程中遇到的政治问题和社区问题,为开发海外铜铝矿产资源提供稳定政策环境。统筹开展国别研究与项目评估,掌握海外铜铝资源开发动态、资源潜力、投资环境和开发前景,制定海外铜铝资源开发战略,全面规划、重点突破、分步实施,并从国家战略研究层面为企业提供公共服务。要推动矿业企业、冶炼企业和加工企业合作,实行强强联合大集团战略,培育有国际竞争力的大企业,对外形成谈判合力。支持我国企业与外企开展经济、技术合作,联合进行矿产勘探、资源开采和冶炼加工,共同开发海外铜铝资源。鼓励国内企业采取企业兼并、股份收购、购买开采权、技术换资源等方式,多途径拓宽海外铜精矿、铝土矿等资源的进口渠道。
加强国内重点成矿地带的普查与勘探,增加资源储量,提高查明资源储量利用率,积极开展现有矿山深部边部找矿,延长矿山服务年限。加强青藏等地区铜矿资源勘查力度,实施资源地储备,增强我国矿产资源在国际市场的话语权。
金属回收再生是获取铜铝资源的重要渠道,要积极推进废旧铜铝资源回收利用,统筹兼顾国内外废旧铜铝资源市场。目前我国再生铜占铜产量的近40%,废铝回收率也已达20%,预计未来随着我国铜铝消费量的增加,金属回收再生比例将进一步提高。要严格废杂铜进口商资格审批,调查国外废杂铜供应商资信状况,推进进口商与国外高信誉供货商建立长期合作伙伴关系,稳定和拓展废杂铜的进口渠道。规范废杂铜进口的审批检验程序,严格限制低品位废杂铜进口,降低废杂铜通关时间与经济成本,提高优质废杂铜原料通关效率。加强国内铜铝资源的回收利用,推广城市矿山利用方面的先进技术与模式。推动科研院校、设计单位与企业联合进行废铜铝资源回收利用实用技术的研发,积极研发推广清洁生产工艺与设备,完善废杂铜和废铝的分拣手段,降低废铜铝资源回收分类、重熔冶炼对环境的污染,提高废铜铝资源综合利用的质量和效率。
其次,推进我国铜铝相关产业转型升级和提质增效。推进我国铜铝产业提质增效,实现转型升级。要解决我国铜铝冶炼和加工产业目前存在的不同程度的产能过剩、技术水平落后和环境污染等问题。控制行业总量规模,严格审查新上低附加值铜铝项目,提高铜铝冶炼行业准入门槛,促进铜铝工业有序平稳发展。减少政府对市场的直接干预,加强市场在铜铝资源配置中的作用,通过提高技术标准、环境污染物排放标准、能耗、地耗、矿耗等标准,让市场自行消化过剩产能、淘汰落后企业。促进上下游及周边产业的产业链整合,延伸产业链长度,扩大产业规模,优化产业结构。出台相关支持政策,鼓励各类企业特别是中小型企业加大科技投入和研发力度,发展特型、特种材料,优化供给侧结构性调整。鼓励企业海外投资,提高国际话语权和竞争力。推动科研攻关,提高科技含量,鼓励企业转型升级,组建技术创新战略联盟,提高对高附值新产品的政策、资金及人力支持,研发优化产品结构,提高竞争力。严格环境准入标准,推进铜铝产业绿色生产技术与装备升级,倡导全产业节能减排。通过转型升级、提质增效,突破产能过剩、技术水平和资源环境三大压力。
再者,发挥市场在电力电缆行业铜铝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加强政府监督力度。要发挥市场在铜铝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兼顾技术可行、安全保障、经济合理、施工维护和节能环保等多个方面,让企业和用户依据铜铝产品的技术和经济特点做出适合自身情况的选择,减少政府直接干预产业政策对市场秩序造成的干扰。
加大政府对电力电缆行业市场监督力度。要严格技术标准,公开产品信息,规范市场秩序,保护科学良性竞争,防止同质化恶性竞争,反对虚假宣传与欺诈行为,通过明确电力电缆产业中铜铝材料选用的技术标准,淘汰落后产能,减少低品质产品恶性竞争对市场秩序的扰乱。优化市场激励惩罚机制,改变单一罚款的质量监督惩罚方式,严肃处理可能带来安全隐患的产品,改变单一低价的中标方式,为高质量产品提供足够的激励。严防在技术标准过程中出现的寻租腐败行为,杜绝个别企业左右技术标准制定的情况发生,保持技术标准的公正性和合理性。杜绝错误的宣传引导,谨防错误口号误导舆论、损及企业利益和国家发展。
鼓励和支持电力电缆新技术的研发与推广,提高电力电缆性能,大力推动高等院校与设计单位、企业之间联合开展铜铝材料新技术的研发与推广。推进铜铝电力电缆回收再利用技术的研究,促进循环经济发展,鼓励和推广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的技术,拓宽铜铝导体在电力电缆行业中的应用领域。
广东废旧电缆回收网在以下城市或附近常年专业大量回收电缆电线:广州市周边、广州市区(越秀、荔湾、海珠、白云、天河、珠江新城、五羊新城、天河北、番禺、黄埔区、芳村),顺德、三水、增城、南沙区、萝岗、从化、花都区、龙岗、高明。深圳、珠海、中山、阳江、肇庆、佛山、江门、东莞、惠州、河源、清远、肇庆、韶关等地市区。主要回收以下型号:控制电缆、铠装电缆、通信电缆、电力电缆、300平方废电缆、240平方旧电缆线、铜芯电缆、3芯电缆、电缆废铜等产品。